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1063354050的博客

广交朋友,谈,探人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土生土长农民家庭,儿时高中毕业,怀报远大理想,投身广阔农村,随着好的政策,又经商兼务农,,,,

文章分类

引用 关于思念  

2010-09-24 19:36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竹笙《关于思念》

 

引用

竹笙关于思念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非要说是异地的思念,那么大约是要写故乡之中的人或者事务。记得小的时候,和姐姐在门槛外或者门槛里游戏的时候,就是在爷爷的家中。爷爷很喜欢抽烟,自卷着烟卷摇晃在轮椅上,偶尔叹着气凝望远方。或者被一抹残阳所遮掩。和外公不同的是,爷爷的体型略微较小,故而身体看起来非常之羸弱。此外,爷爷是经常言笑的老人。

      爷爷家中有一个相对年轻的女人,面色红润看起来略微丰腴,眼眸流光溢彩但是显得些许严肃。当我到12岁的时候,她还是那个年岁。尽管她布满了尘埃,显了沧太,可依旧是最美的一刻。她定格在灰色的画像的之中。然而,爷爷却一直安之若素的守候着她。或者是一种信念,又或者是嫌麻烦。

    小时候的我,非常的畏生。和爷爷走在路上的时候,总是能够看到一两个不熟思的人,我却总是微微后退一步,不曾言语。只是爷爷说,“噢,我的孙女。”然后脸上绽出奢靡的笑容的时候,我的心如千斤铅石落到水里,松开了一口气。回到爷爷家的时候总是放假时偶尔的探望,虽是没有更多的言语,但是心底到底是有些许温暖的。曾经了表姐走过了爷爷这条路的每一个胡同,无意之中发现了四合院,三三两两个老人坐在那里,聊着天喝着天,如同世外桃源。爷爷兴许也像他们,每天日日夜夜不忘往茶馆里头跑,吃着豆腐喝着茶水,卷着烟斗,在忧郁的黛青色的天空下与同样是白发苍苍的人聊着天。他们一直这样寂寞着,心底如同是湖水,在一瞬间的波纹荡漾了之后就了无踪迹。剩下的,只是一些悲叹。

     这些老人,经历过中国的太多的变动,之于一切终究成了举重若轻。像是秋天的落叶,随风缱绻着,婆娑着,没有落进土壤化为了不朽的灵魂,直到被时间摧枯拉朽。记忆犹新的是爷爷在影影绰绰的灯火之下,看不清他憔悴的面容,只是能够听得他咳嗽声和谈话声的交错,生命垂危的人,总是独自担当起对于生与死的责任。兴许是他之于故地的眷念与疼爱,所以迟迟不肯离开这个地方。而这个地方一直残留着他不朽的灵魂。像是婴儿,需要一个温暖的襁褓。

       爷爷家很小,一座落魄的别院偶尔有蚂蚁走过,后院是厕所总是有蠕虫爬出来,厨房很小,还有一个空置的睡房。这座房若是没有爷爷,亦没有生命的气息,亦成了断壁残垣剩的瓦片的废墟。爷爷喜欢为我做荷包蛋汤,很甜,我总是嫌着它不好吃于是最后还是让爷爷吃完了。吃完饭的时候,爷爷喜欢喝一小口白酒,抿嘴,发出声音。蝉鸣的时候,烈日炎炎,爷爷就在阳光之下卷起烟斗,看着门槛外的风景,摇起了椅子。我未曾探究过他心里的世界,也察觉不出他在思索些什么。所以,晌午的一切都很安静,我偶尔在门槛外看着那些四脚朝天的虫子如何翻过身体,或者看蚂蚁抬起一颗食物走向洞里。

      那个时候的我,对世间充满了猎奇,可对于身边的人与事总是不曾在乎。我可以在乎风的声音,却不曾在乎爷爷的声音;我可以在乎雨落的痕迹,却不曾在乎爷爷的面容;我可以在乎树的茁壮,却不曾在乎爷爷的身体。我不在乎过,多过在乎的,而此刻也无法再去探寻。时间没有办法回来,所能够做的就是去寻找,像是月亮照射到每一个能够察觉的地方,蜿蜒至那个苍老的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